首页 要闻 研究动态 秦少游素描 秦少游作品与评析 秦少游行迹遗迹 秦少游文学研究 秦少游思想研究 研究会档案 论著与文献 专家学者 秦少游后裔 淮海雅集
会员登录
  公告板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更多>>
搜    索

  
  专家学者 更多>>
  秦少游后裔 更多>>
  秦学论坛 更多>>
  长编历史小说秦少游 更多>>
  悲情歌手秦少游评传 更多>>
  秦少游故里高邮 
  编管地横县 
  编管地郴州 
  视频直播 
文化遗产网站群
秦观宗亲文化网
无锡秦氏/寄畅园
银杏界
银杏界文化遗产保护志愿者协会
 秦少游研究网站捐建缘起
 网站及银杏界网络协同系统服务规则
相关机构
中华诗词学会网站
高邮文化网
郴州文化网
横县政府网
文化无锡
 
您的位置: 首页 >> 论著与文献
发布人:可可 编辑:梁婷婷 来源:http:// 作者:马晓坤 崔铭  发布时间: 2006-07-02   浏览人数:   评论:

黄庭坚《答淮海居士书》真伪辨 

《答淮海居士书》一文收入刘琳等点校的《黄庭坚全集》(四川大学出版社)补遗卷第八,原出嘉庆《高邮州志》卷一一上。全文如下: 某顿首复书太虚足下:某比过高邮,始得足下姓名于所书舅氏埋铭中。后游金山,过参寥师,爱其温粹有文,然未知与足下善。参寥至京,久而复见,自言与足下游最旧。一日,出足下所为诗并杂文,读之,其辞雄伟宏丽,言近旨远,有骚人之风,且诵且叹,欣然如获明珠大璧。德非隋侯,识非卞和,未敢谓能辨之,然磊落奇怪,动人耳目,固已知其为希世之宝矣。他日以示一二同舍,皆咨嗟爱玩,然后信其真灵蛇之珠、荆山之璞也。方其时,虽未识足下面,而心亦已相亲,因其文而想见其人,余固知足下之为也。既而辱顾敝庐,未及再见,而行李已东。继辱枉书,中叙未尝相求而相知之意,以谓有古人之风,此非固陋之所敢当。虽然,吾二人者皆与参寥以相得,虽异乎世俗之相求,盖所因者贤也。又蒙示以诗赋文记七篇,益见文章之富,扩而充之,何所不至,又区区窃望足下于他日也。久欲以书叙万一,都城多故,每以事专。足下既相期以古人之谊,则疏数淹滞,固未足道也。既日且留里中,或寓他郡。春寒, 眠食佳否?未获晤对,向风驰切。千万。 此书称秦观为“太虚”,则书之作当在秦观改字少游前。据陈师道《秦少游字序》: 元丰之末,余客东都,秦子从东来,别数岁矣,其容充然,其口隐然。余惊焉,以问秦子,曰:“往吾少时,如杜牧之强志盛气,好大而见奇,读兵家书,乃与意合,谓功誉可力致,而天下无难事。顾今二虏有可胜之势,愿效至计,以行天诛,回幽夏之故墟,吊唐晋之遗人,流声无穷,为计不朽,岂不伟哉!于是字以太虚,以导吾志。今吾年至而虑易,不待蹈险而悔及之,愿还四方之事,归老邑里如马少游,于是字以少游,以识吾过。常试以语公,又以为可,于子何如? 秦观元丰七年(1084)冬或八年春赴京应试,与陈师道会面晤谈当在此时,即文中所谓“元丰之末”。从文章所叙可知,秦观改字少游不晚于元丰八年 。二是后文有“疏数淹滞,固未足道也。既日且留里中,或寓他郡”数语,可知当时秦观确是末中举而乡居之时,秦观科考得中是在元丰八年,故《答淮海居士书》应作于元丰八年之前。 然而,以黄庭坚、秦观二人生平情况参读此文,其真实性似可质疑,试就几个疑点辨析如下。 第一,黄秦初次相会的时间与地点。据文中所叙,可知作者当时在京城,秦观有事赴京,“辱顾敝庐”,相会后又匆匆离开了京师,“未及再见,而行李已东。” 初次相会于京城,而且是秦观上门拜访。 又据郑永晓《黄庭坚年谱新编》及徐培均《秦少游年谱长编》,黄秦二人曾于元丰三年(1080)春会面,时秦观闲居高邮,黄庭坚赴太和县令途经于此,前往拜访,相从两日。黄庭坚亲书秦观所作《雪斋记》、《龙井记》,并出《敝帚》、《焦尾》二集。此后二人互有书信往来。《淮海集》卷三十《与黄鲁直简》曰: 昨扬州所寄书,中得《次韵莘老斗野亭诗》,殊妙绝,来者虽有作,不能过也。……比又得真州所寄书及手写乐府《十月十三日泊江口》篇,讽咏久之,窃已得公江上之趣矣。 《淮海集》卷三十《与参寥大师简》亦云: 黄鲁直近从此赴太和令,来相访,为留两日。 这次高邮相会,黄秦二人是初会亦或重聚呢?从元丰三年春秦观所作《与参寥大师简》中的一段文字,我们有理由相信,黄秦二人高邮之会乃是初次相见: 得渠新诗一编,髙古妙絶,吾属未有其比。仆顷不自揆妄,欲与之后先而驱,今乃知不及远甚。其为人亦放,此盖江南第一等人物也。黄詩未有力盡飜去且錄數篇嘗一臠足知一鼎味也 以上叙述表明,此前秦观对于庭坚只是闻名而并不相识,故有“后先而驱”的想法,相见之后,极为钦佩,故自以为“不及远甚”。可见高邮相会是秦黄二人的初次见面,那么,在元丰三年之前黄秦二个有没有可能在京师相会呢?据二人生平履历来看,似无可能。 据《黄庭坚年谱新编》,黄庭坚于熙宁五年前往大名府任北京国子监教授,四年任期满后,留守文彦博器重其才华,留其再任,直到元丰三年方才罢任赴京师吏部,改官知吉州太和县。因此,自熙宁五年冬至元丰三年春,黄庭坚不可能在京城任职或长期停留。而《答淮海居士书》一则说“参寥至京,久而复见”,二则说从参寥处得秦观诗并杂文后“以示一二同舍”,三则说秦观“辱顾弊庐”,四则说“都城多故”,诸如此类,皆表明作书时在京城任职,故与黄庭坚生平全不相符。而据《秦少游年谱长编》,自熙宁五年至元丰三年间,秦观仅于元丰元年春夏赴京,秋试落第后过泗州东归。当时黄庭坚在大名府,相距遥远,决不可能有相见的机会。如此可以推断,《答淮海居士书》之作者在京师与秦观相逢定交,应另有其人。 疑点二,黄庭坚与秦观的交游过程。 书曰:“某比过高邮,始得足下姓名于所书舅氏埋铭中。”据《黄庭坚年谱新编》,除元丰三年这一次外,黄庭坚只到过高邮两次,是在嘉祐六年(1061),而当时秦观年仅十三岁,显然不可能有书“舅氏埋铭”之事。那么,嘉祐六年至元丰三年间,黄庭坚是否还可能还有一次高邮之行呢?

从年谱可知,在此期间,庭坚仕履如下:嘉祐八年(1063)在洪州参加乡贡,治平元年(1064)在京参加礼部试落第。治平三年再贡于乡,治平四年登进士第,随后赴汝州叶县尉,熙宁四年(1071)罢任,熙宁五年正月参加招考四京学官考试,名列优等,除北京国子监教授,赴任前曾往湖州拜谒外舅孙觉(莘老) 。随后任职大名府,至元丰三年改任太和令。 因此,书中所叙“某比过高邮,始得足下姓名于所书舅氏埋铭中”一事,如果有,则只可能发生在熙宁五年黄庭坚赴湖州时,而这一年,秦观亦在湖州,清秦瀛《重编淮海先生年谱》载: 孙莘老于熙宁四年十二月,自广德移守吴兴。六年春,移守庐州,东坡有诗送之,在寒食后。墓表之作,必在守吴兴时。先生以同乡在其幕府,故为书之(指《俞汝尚墓表》——引者注)。 徐培均《秦少游年谱长编》认为: 少游为湖州孙莘老幕,史籍无考,仅见之于《秦谱》,殆不足信。其访莘老,或因戚谊或从学之故。 无论是为幕还是从学,都说明秦观此时身在湖州,且与孙觉关系密切。孙觉于庭坚为外舅,于秦观亦有戚谊,且早在嘉祐六年,秦观就从其学经。依常理推测,庭坚此次至湖州,既已得其姓名“于所书舅氏埋铭中”,则即便因某种原因不曾与秦观会面,亦当从孙觉处读到秦观之文。然而,《答淮海居士书》叙其读秦观文,乃在离高邮、金山回京之后: 后游金山,过参寥师,爱其温粹有文,然未知与足下善。参寥至京,久而复见,自言与足下游最旧。一日出足下所为诗并杂文,读之。 这样于情于理都难以解释,而且,这段文字还引出另一疑点:即黄庭坚、秦观二人与参寥的关系。

《答淮海居士书》表明,作者与参寥关系十分密切,其与参寥的相识相知亦早在秦观之前,通过参寥的介绍,才得以读到秦观的文章。 然而,从上文所引秦观《与参寥大师简》看来,直到元丰三年春,参寥对黄庭坚似乎仍是闻名而不相识,此前也较少读到黄庭坚的诗作,故秦观将黄诗录示数篇,使其得以尝脔知鼎。如作者为黄庭坚,则明显与《答非所问淮海居士书》中内容相矛盾。 此外,秦观与参寥友善,《淮海集》、《参寥子诗集》均可见其彼此往来的诗书,苏轼、张耒、陈师道等的诗文中亦有多处提及,相关文献材料极为丰富。然而,历史中黄庭坚与参寥关系到底如何呢?在《黄庭坚全集》中,除《答淮海居士书》外,再无任何地方涉及参寥,而在《参寥子诗集》中亦仅有一处提 到黄庭坚:

蒹葭照雪含余润,古木搀天气老成。

山谷不来居士死,何人为子一题评。

——《题宗室公震防御画后》

其二,诗当作于建中靖国元年后,山谷即黄庭坚,居士当指苏轼(东坡居士)。因元祐年间,苏轼、黄庭坚创作了大量题画诗,故参寥题画时,自然联想起这两位当代最有名的题画诗人。所以诗歌本身丝毫无法证明参寥与黄庭坚之间的友情。从苏轼、张耒、陈师道、秦观等的诗文中,我们也无法找到黄庭坚与参寥交往的痕迹。 综上所述,我们认为,《答淮海居士书》并非黄庭坚所作,而是另有其人,他与参寥关系密切,因参寥之介绍曾在京师与秦观定交,且从书中“某比过高邮,始得足下姓名于所书舅氏埋铭中”一语推测,则其母族当系高邮人。

注:本站无法联络原作者,请见字速与本站编辑部联系

 
 
 
 发表评论
昵称:
标题:
内容:
验证码:      看不清
    
版权声明:
   未经许可,任何人不得复制《秦观研究》网站完整栏目、版面设计,或私自在服务器上做镜像。转载或转贴本网站原创作品的,都应注明本网站名称、网址、作者。如有违反者,《秦观研究》将追究其法律责任。
免责声明:
   在本网站除署名为本站编辑、记者的,所有发表的文章、点评,均不代表本站观点,一律文责自负。发现有违法的言论,将不事先通知即行删除。本网站对于论坛网友发布的内容所引发的版权、署名权的异议及纠纷,不承担任何责任。本站提供的标题联接无法长期保证链接的有效性。
◇【 】【 打印本页 】【 关闭本窗 】【 返回顶部
网站导航 | 网站捐建缘起 | 云平台服务规则 | 隐私保护规则 | 著作权许可授权书| 网站编辑规则 | 网络安全法规 | 档案保存编辑指南 | 网站信息发布指南
《秦少游研究》编辑部  沪ICP备12007590号-11  地址:上海市浦东新区张杨路628弄3号11C室  电话:58884750  网站捐建与技术支持:上海银杏界